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心理学 » 正文

股市心理学84:对手的策略

3432 人参与  2017年04月10日 05:30  分类 : 股市心理学  点这评论

股市心理学84:对手的策略

赌博游戏有很多种,其中包括概率游戏,也包括策略游戏。抛硬币的游戏,便是 一种概率游戏,而股市则属于策略游戏的战场。在这样的策略游戏中,数学概率的种 种规律将失效,游戏参与者们所面对的对手,将是股市。股市属于高级的抽象概念, 它代表着游戏的所有参与者这一集体的总和。

策略,并不意味着在骰子上做手脚,或是在扑克牌上打标记。策略,意味着 在游戏或竞赛规则下,对抗双方斗智斗勇,考虑周全的行动计划。从这一意义上 来说,诸如抛硬币、掷骰子、抽扑克牌等一类的游戏,均不含有任何策略的意 味一这类游戏的胜负将由概率来决定,当然,也取决干抛硬币、掷骰子、抽扑 克牌的最终结果,而这些,都不过是纯粹的运气的问题。

人们早已就如何在此类纯粹靠运气的游戏中取胜的方法展开了大量的研究, 通常,这类游戏的胜率和回报并不利于参与者。当然,即便是在灌铅骰子式的游 戏里,例如确保某个恒定的收益率的睹场里的各种商业睹博游戏,一个地地道道 的外行赌徒有时也有可能获得丰厚的利润,或是长时间地连续获胜,但是除了个 別偶然的幸运而外,此类游戏的游戏参与者们往往总是在走出赌场之后发现,自 己比进入赌场之前穷了许多。迄今为止,尚未有人能够发明出一种有效的方法, 来帮助人们成为此类游戏的常胜将军。

在纯粹靠运气取胜的游戏中,不论游戏的规则是否是灌了铅的骰子,对参与 者有利或不利,我们都有可能对游戏结果的数学概率加以合理的估计,就像我们 从理想的数学分布中推导出通常的随机分布-•样。一旦我们得出了概率的估计和预测,那么,我们也将不再有任何的办法来提髙我们获胜的数学概率。

当我们遇到策略性的游戏时,情况将发生极大的改变。策略性的游戏可能会, 也可能不会涉及纯粹的机会问题,但是,通常来说它们必定涉及对手的理性策划 的问题。这将使得整个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我们熟悉的石头、剪刀、布的游戏, 便是这样一种并非纯粹靠运气取胜的游戏。剪刀可以剪破布,石头可以击坏剪刀, 而布则可以将石头整个包裹起来。所以,剪刀将战胜布,布将战胜石头,而石头 则将战胜剪刀。如果你的对手选择布,而你选择剪刀的话,你将获胜,如果他选 择的是剪刀,而你选择的是布的话,他将获胜。同样,如果你选择布,他选择石 头,那么,你获胜。由于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你和你的对手必须在同一时 间做出选择,因此,你和你的对手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猜测对方的心思。

扑克游戏,则略有不同,它是一种纯粹的运气(以发牌或抽牌为代表)与精 密的战役规划(你的对手将试图揣测你的心思,并尽量误导你错误地理解他的想 法)相结合的一种游戏。

扑克游戏,可以看做是某种其他类型的竞赛的简化图(抽象槪念),或者说, 扑克游戏的某些方面与其他某种竞赛的某些方面极为类似。正因为如此,扑克游 戏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其他某些游戏的极佳的临床案例,尽管我们所感兴趣的这类 游戏远比扑克游戏复杂得多,例如股市。你或许并不理解,股票市场或期货市场 与扑克牌游戏究竞会存在什么特别的相似之处。而事实确实如此,它们没有特別 的相似之处,就像一只琢鼠与一个人毫无相似可言一样。但是,豚鼠仍然可以用 于我们的研究,研究那些类似的作用于人的物理条件。同样,水管与电线也谈不 上什么特别的相似之处,但是有时,在我们讲授基础科学的课堂上,我们仍然可 以利用水管中流动的水来帮助我们理解电在电线中的运动方式。

你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在你参与的股市游戏或股市竞赛中,股市本身就是你 的游戏对手。记住我们这里采用的类比,并把它作为通用的规律:我们所说的你 的股市对手,并不是通常意义上从你的手中买入股票或将手中的股票卖给你的具 体个人,也不是那些专业从事股票买卖的团体或机构。你的股市对手是股市本身。 它不能够具体化,当然也不能够个人化。在这场股市游戏中,你将与一个高级抽 象的对手对抗,而不是某个人或某些人,就像我们在与一堵高髙的水泥墙比赛网 球一样。

虽然许多策略性游戏的游戏衬手都涉及人,其情形与扑克牌游戏极为类似 (例如一次拍卖活动、一次董事局会议、一场选举大战等等),但是,在许多其他 的游戏中,你的游戏对手却很难加以定义,他们的形象是如此模糊,以至于你只能够把他们笼统地当做你所进行的交易的另一方。在这样的游戏中,不论输贏, 收益或损失都不会从对手的水箱流入你的水箱(假定游戏中的价值单位,可以当 做液体来测量)。但是,你却可以这样來想象:你的收益,将会从一个巨大的湖泊 中抽到你带有测量刻度的水箱里,而你的损失也将从你的水箱中,按量抽回到同 —个湖泊内。你将不能够以其他个別人的收益或损失来对比和衡量你自己成功或 失败的程度,你只能够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影响来考虑成功或失败的问题, 至于你的游戏对手,则可以被看做是一个能力无限的庞大银行。

在诸如此类的情形下,我们可以说,我们的对手具有生物的特性。这里,“生 物”一词似乎并不十分贴切,不过,请耐心听听我们的注解,我想,你*定会明 白我们的用意。假设,我打算买入了5 000股中央维奥莱塔糖业股票(Central VioletaSuga,美国上市公司>,那么,我必将考虑我的购买行为所造成的种种影 响,不仅是买卖交易对我自身、对我的事业的影响,而且也包括这笔交易对于股 票的浮动供应量(Floating Supply)的影响。而如果我计划买进5 000股通用汽车 股票,那么,尽管这笔交易可能对我自身的事业会造成巨大的影响,、但是,我却 不必去考虑通用汽车股票浮动供应量的减少所带来的问题。这是因为,与中央维 奥莱塔糖业股票那样的小盘股相比,通用汽车股票的浮动供给量就像一只巨大的 湖泊,蕴藏巨大而丰富。同样,当你购买一只小盘的期货时,你必须同时考虑这 桩交易对干你自身的影响,以及交易对于供给方面的影响,如果你打算买入的是 —项大型的期货,例如小麦,那么,你会发现,自己面对的供给量似乎无穷无尽, 而自己的交易行为不会对此构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一般来说,我们都会避免小 盘子的股票交易,因为即便只是一般数量的买卖交易,也会造成小盘股股票供给 与需求的严重失衡。我们通常所从事的股票或期货交易的对象,都不会显示出如 特定参与人数的竞赛的特征。

当前的某些股票交易者,以及过去许多的股票交易者,都很乐于在那些相当 于人与人对抗的交易里发挥自己过人的聪明才智。股市评论家、股市建议者,或 是投资经纪人等,也常常宣传这样的情形:只能够买到数量很少的股票的交易; 很少的股票发行量,其中大部分都被别人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的股票交易等,在这 样的情形下,关键的问题便成了人与人之间的策略和对抗。

这与供应量巨大而充足,似乎已没有了什么具体的界线的情形十分不同。当 我们任意数量、任意时间上的买卖都不会构成对股市的有形影响时,整个的策略 问题将变得非常的不同。

当然,任何一笔买卖交易,无论其交易量有多小,它都会对供应量产生某种影响,就像我们从大海里取出一勺水,将造成海平面某种程度的降低一样。当然, 在某些情况下,例如恐慌性抛出股票,或是爆炸性的抢购风潮的时候,即便是大 盘子股票,也将受到强烈的冲击和影响。举个例子,假定某位著名的电台评论员 有意吹捧某只股票,哪怕是一只大盘股票,那么,他完全可以暂时地歪曲该股票 正常的供应状况,虚构人为的股票需求。但是,一般来说,只要我们所交易的重 要股票被列入了大型交易量的行列,我们便可以假定,自己的股票交易对该股票 的供应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从实用而现实的角度上讲,我们可以假定, 该股票的供应是无限的,而且,这一无限的供应还具有某种程度的连续性和稳定 性。我们可以把股票的供应总体地看做一个单元,就像是我们的股市交易中的一 个游戏对手,我们甚至还可以陚予它某种习性或特征,并在某种意义上把它视为 人来对待。

对于我们来说,这仍然不能够完全消除我们对策略的需要。股票的供应特征, 或是期货的开放权益特性等,都不可能真正被视为人的个性。但是,我们可以把 它当做我们所关注的所有股票交易者的集体个性。在此,我们虚构了一个想象中 的人物,而这位虚构出来的老兄身上,结合了所有参与股票或期货交易者们的希 望、恐惧和期待。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就像是股市交易者或期货交易者通过民主 方式选举出來的一位代表或一位代言人,他将负责处理他们的各种利益。正是这 位虚构的人物,坐在了桌子的另一侧,面对着我们,成为我们的交易游戏的对手。

近年来,博弈理论的研究大量展开,它对于军事以及科学领域来说,均具有 重大的意义。博弈理论的大部分内容都涉及新型的复杂的数学问题,不过,幸运 的是,其中某些基本的原理并不难理解,同时,这些基本原理已在股市及期货市 场的研究中得到了实际的应用。

当我们面对战略性问题的时候,单纯的概率机制已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错 综复杂、沸沸扬扬的股市下面,掩盖着人们个人的精密计划和策略。在把它们进 行抽象的集合化处理的过程中,我们绝不能够丢失这样的一个事实,即股市的各 种问题,仍然涉及人们在一场场考评竞赛中的智力对抗。与单纯的运气和概率相 比,它蕴涵的意义要广泛得多。



来源:远方财经,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yuanfangcaijing.com/post/32204.html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远方财经 |联系我们 |

  • 谈股论金 |英强开讲 |股市聊聊吧 |廖英强博客 |张清华博客 |魏宁海博客 |李大霄博客 |股轩讲堂 |操盘必读 |概念题材 |技术指标

    远方财经©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