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心理学 » 正文

股市心理学81:预测的局限性

3252 人参与  2017年04月06日 05:27  分类 : 股市心理学  点这评论

股市心理学81预测的局限性

沉思片刻之后,我们都会确信,甚至敢于在等额赌注的赌局中下注,打赌不可能 从一整副扑克牌中随意抽出的一张是黑桃。我们可以坚定不移地继续这个抽扑克牌的 游戏,即便已经连续抽出了多张黑桃,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永恒的概率定律最终将 会应验,而我们一定会在长时间的抽扑克牌游戏中获得胜利。但是,仍然有人愿意在 这样的赌局中,打赌自己一定f抽到一张黑桃,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在连续的几次成 功之后,加倍地确认自己所采用的方法的高明与正确。正确或错误,不是/就是,这些 人绝不容忍任何含有不确定性的方法,他们甚至宁可选择回避与退却。他们并没有真 正意识到,应该检验自己的为法,并做出相应的修改。

就股票而言,我们所做的研究和观察,大部分都与预测股票价格的未来走势有 关。同样,从很大程度上讲,任何一项研究以及任何一项日常活动经验的价值,也 就在干预测将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当然,所有的计划、预期、预算、组织以及准备 等,也都与将来有关,它们都涉及对干事物将要发生的情况的预测与期待。

本书已没有篇幅来探讨股票技术分析方法的各种细节。股票技术分析方法是 一种预测股票走势的方法,它也是我最为熟悉的领域之一。在罗伯特D.爱德华兹 与我共著的《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一书中,我们对股票技术分析方法进行了详细 的论述。不过,这里我们可以用几句简单的话来描述股票技术分析方法:股票技 术分析方法,如同其他的预测方法一样,首先需要回顾过去发生的事实,然后对 现状加以考察,确认现状与过去是否产生了巨大的出入,接着,规定出入允许的 误差范围,最后,基于上述各项研究的成果,就将来最有可能出现的局面得出某种结论。

显然,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神秘的过程。在具体的分析过程中,它还很可能 演变为大量的纯粹体力劳动。技术分析方法涉及的原则往往都简单易懂。例如, 如果我们手中的记录表明,过去发生的各个序列数字为7, 7, 7, 7, 7, 7, 7, 7, 而当前出现的序列数字也为7,那么,我们可以有一定把握地预测,即将出现的下 —个序列数字也为7。如果过去发生的数字序列为3, 4, 5, 6, 7, 8, 9,10,当 前的序列数字为11,那么,我们也可以预测下一个序列数字为12。如果过去发生 的数字序列数为3, 6,12, 24, 48, 96,当前的序列数字为192,那么,我们将预 测下一个出现的序列数字为384。

根据手中掌握的整体情况,人们可以从中找出某种趋势和规律,例如恒定常 数、数学级数、几何级数、对数级数、循环数、或波状节奏,以及任何符合过去 与当前事实的趋势和规律,而将来发展的状况,似乎就是这些规律模式的继续和 延伸,一切尽在不言中。

关键之处,当然是找到那些有规律的模式,而且,这些模式可能不仅仅表现 为某个单一的函数,它们也可能是多个函数的组合。同时,我们也必须特别小心, 千万不要昏了头,错把那些实际上莫须有的模式和规律当成了自己的伟大发现。 此外,我们还必须时刻警惕我们此前已探讨过的各种观念的陷阱,这些偏见和态 度是如此根深蒂固干我们的内心深处,时刻存在扭曲我们的观点,导致我们的评 估出现误差的危险。不仅如此,由于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同时构成了我们价值观 的一个核心部分,因此,如果它们扭曲了我们对待事实的看法的话,将势必造成 巨大的危害。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不可能通过单纯地阅读书籍或旁听课程来掌 握股票交易或期货交易的实质。它需要人们毎天、每周、毎月,甚至长年的亲身 观察,以及对课本上或教室里学到的知识的具体实践。同时,它还需要时间和经 验,来对那些陈旧的甚至错误的概念进行相应的修正。因为那些陈旧或错误的概 念本身,并不会因为你对某种新观念的理智上的接受和认可而自行了断或自行修 正。新的观念只有在成为习惯性的反应后,才可能真正地构筑起来。

一个可能成为危险陷阱的老观念便是,根据股市主要趋势的某种变化来预测 股票的价格。这种看法可能来源于某种整体的、复杂的预测,其中,我们对某只 股票的评价,将根据股票所代表的上市公司的某些基本事实而得出。这种态度, 将导致这样的心理,即当该股票出现相当的涨幅之后,我们便会出现相应的习惯 性反应,即认定股票价值被髙估。我们所得出的结论,当然是,股票最终将回归其真正的价值,而所有这一切所能够得出的预测结果就是,应该及时卖出股票。

当股票价格出现疾速下跌时,相反的情形将发生。人们趋向于认为股票的价 格过低,其价值被低估,因此,它不可能继续下跌了。这样的反应将导致这样的 预测,即股票价格即将反弹,应及时买入股票。有时,这样的预测(即股票价格 的走势即将自动逆转),得到了股票实际走势的验证。然而,在我们对这样的预测 方法过于笃定之前,我们最好考察一下,此前基于该方法下的预测的业绩记录。 你很可能会发现,要准确预测,或大致预测出股票走势发生逆转的时间和位置, 远比你所想象的难得多。

就我自己而言,我宁可选择完全相反的预测。如果我只能够在主要趋势的大 逆转,或是主要趋势仍将持续的预测中进行选择的话,我宁可选择后者一主要 趋势的持续。就像鲍勃•爱德华就此发表的看法——我本人也万分赞同,“我们应 该首先假定当前趋势的继续,直到明确的信号出现表明逆转态势的确立为止”。

不过,我们这里所探讨的,并不是预测的具体细节,也不是技术分析方法的 具体应用,它们只是某些更为基础的东西:预测的局限性。

如果你认真考虑过这样的问题:股票价格发展趋势或发展方向的预测,究竟 是应该在预期逆转态势出现的前提下进行,还是应该在预期原有态势继续的前提 下做出,你将会发现,我们其实是在又一次地谈论不是/就是的情形。只要有可能, 我们都应该将问题转变为“度”来衡量,而不是什么不是/就是的选择。这样,我 们才能够从多个、或许很多个角度来回答问题,而不是简单的二元选择。

有时,就像下面的例子,我们无法将问题由不是/就是的选择转化为确切的 “度”来衡量,虽然,它们看起来似乎已进行了类似干“度”的处理:我们可以用 可能性来考量问题。比如说,你认为美国橡胶(U.S.Rubbei•,美国上市公司)的 价格将攀升,而我持相反意见,认为它将下跌,那么,我们可以约定,一个月后 (或者我们一致同意的某个时间),我们再来观察股票的价格,并最终定论:“你对 了”或“我才是对的”。

这,仍然还是一次二元论的、不是/就是的情况,它同样属于我们应竭力避免 的情况。你瞧,在二元论的观念下,如果你的预测方法正确,那么,你将得到正 确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股票价格上涨,那么,你就是对的,你的预测方法也 因此被断定为正确的。相反,如果股票下跌,那么,你错了,因此,你的预测错 了,你的预测方法也错了。

如此看待事物的方法将使我们陷入无尽的烦恼。这个月,你或许正确地判定了 美国橡胶的走势,下个月,你也可能正确把握了格拉尼特城钢铁(Granite CitySteel,美国上市公司的价格,下下个月,你还可能对北太平洋Northern Pacific Steel,美国上市公司判断正确,伹是,早晚,你会对某只股票的走势判断失误。 而这一次的失误,便已几乎肯定了你所采用的预测方法本身的错误,或者说,它 至少说明了你的预测方法在这次特定预测中的错误。结果,你不是全盘否定掉你 的预测方法,就是对你的预测方法起了

怀疑,并在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或 者,它至少会毁掉你的信心。(在此,请容许我打断一下我们这里的探讨,并建议 你仔细想一想,生活中除了股市之外的其他类似的预测情形。你会发现,类似的 失败和消沉总能够在你企图构建完美的不是/就是的二元方法的地方找到。)

然而,我们根本没必要用这种绝对化的二元论的方式来处理问题。我们完全 可以坦然地承认预测在可能性方面存在的局限性,然后,我们便再也不必因为缺 乏足够的自信而惮千采用我们的预测方法了。我们不会再奢望我们的预测方法能 够为我们带来超出合理界线的果实,也不会再将我们的预测方法构筑于偶然成功 的基础之上。

清楚了吧?那么,你是否见到过,有些时候,某种愚蠢的预测方法(例如以 等额赌注打賭,你可以从一副普通的扑克牌中抽出一张黑桃)却能够连续取得成 功?如果你眼看着某人,以这种愚蠢的方法一次又一次地押注,并连续八次获得 成功的话,你是否会改变初衷,也感觉到,这便是正确的预测方法呢?

换句话说,假定你有机会玩等额睹注的游戏,打睹你从一副普通的扑克牌中 抽出的不会是黑桃。也就是说,只要你毎次抽到的是红心、方块或梅花,你就胜 出;只有当你抽到的是黑桃的时候,你才算输。在如此有利的规则下,你却连续 多次输钱,这时,你是否会认为你的游戏方法错了,并打算彻底放弃它呢?你是 否会干脆反转你的游戏方法,转而下注,你将抽到的扑克牌为黑桃陡,而理由仅 仅是运气与你作对?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假定扑克牌本身不存在任何的花招, 每一张扑克牌都是普通的扑克牌,而且,洗牌的过程中,也没有做过任何的手脚, 那么,我们已经贏了多少次抽扑克牌的游戏,或是已经输掉了多少次的游戏,其 实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贏或输都不该影响到你考评事物的方法的正确与否。你最 好的策略就是,继续坚持你的考评方法,只要你仍然坚信,支持你得出你的考评 方法的信息和推理仍然正确和有效。

你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在你以往抽扑克牌游戏的经验中,你早已得出了同样 的抽象和归纳。再去讨论如此显而易见的东西(就好像是一头堵住了你家前厅的 大象),似乎太过多余,太没必要。你很清楚,不论是轮盘赌的操盘手,还是赌场 的所有者,都不会在意你或其他任何一位玩客的输赢结果。只要赌场的金库足够富裕,那么,赌场里的各项游戏规则必将耗尽每位赌客的运气,击溃任何一位轮 盘睹客的卓越方法。任何一位职业赌徒对此都再明白不过了。

职业睹徒所采用的考评方法,并非基于取得某种游戏,或某一系列游戏的绝 对胜利,相反,他们把长时间段内的连续游戏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并对这个整体 的最可能的结果进行预测,那么为什么还会有如此众多的人,不是采用那些毫不 现实的考评方法,就是遵循一种缺乏第一手实践检验和验证,危害性大于有用性 的方法呢?会不会是因为他们根深蒂固的不是/就是、对/错的教育,使得他们不再 习惯接受任何基于不确定性的预测方法了呢?

如果我们知道,根据以往的经验,以及对当前发展状况的观察,我们有希望 在等额睹注的一系列赌博游戏中,获得10次中的7次胜利,那么,我们便可以将这 种7/10的可能性,视为与衡量其他类型的问题时所采用的方法或“度”同质的方 法。在保留一定余地和警惕的前提F,我们可以将“7/10”看做是对我们的预期 的衡量,在经过不断的反复检验和验证之后,我们还要不断地对此加以调整和修 订,直到它成为一项高度可靠的预测工具——只要游戏的基本规则没有发生什么 实质性的变化。此后,我们便可以相当自信地应用这一工具,而且,基于我们的 自信,我们也将不再需要那种自我安慰型的“永远的正确”。

想想这意味着什么。想想那些让你彻夜难眠的夜晚,那些让你为了第二天的 股票走势,或是为了 XYZ在本周内究竟会向上发展还是向下发展而焦虑不安的不 眠之夜。当然,我们不可能做到完全解除对股市的焦虑,但是,我们却可以大量 减轻我们的紧张和焦虑,因为你不再会因为股票毎一次一两个点的起落而感觉到 彻底失败的心理威胁。

论证了这么多,目的无非是想说明预测方法的局限性。普通大众似乎并没有 意识到这种局限性的存在。他们通常所寻求的、或所要求的,都是一些永不失败 的,解读未来的万灵药方。他们是如此的肯定,只要自己坚持尝试和寻找,便有 可能得到这样的正确的方法。在这种认识下,唯-的受益者只能是那些江湖庸医, 毎年,这些江湖庸医都可以通过提供超级的完美系统而从他们的身上获取上百万 美元的收益(这早已成为很多街上,也包括华尔街,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们为预测设定了局限。我们在代表着永不失败的百分之百的上限前面止步, 同时,我们的目标也将定位在零的上方,而且离开“零”这个彻底泄气的愤世嫉 俗者一定的距离,在他的眼中,一切都只不过是运气而已。观察某种预测方法的 应用历史记录,清点它们的成功与失败,我们便可以衡量该方法以往的成功槪率。 然后,我们便可以利用这一结论来预测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并声称,“我相信,根据以往的记录,该方法可能带来20%-30%的年平均净利润率。”

对于那些久经训练,并以绝对化的方式来看待问题的人们来说,上述表达根 本谈不上积极的、正面的成果,也无法满足他们的根本需求。他们预期的回报率 绝不仅止于此(前提是他们永远正确),他们获利的确定性也绝不能如此“含糊”。 要知道,这一类型的人从不考虑任何“折中”的结果,他们所要求的,是绝对的 正确、绝对的淸晰和分明。显然,这一类型的人彻底挫败的机会将大大多于其他 类型的投资者,因为在他们看来,攀登髙峰总是毋庸置疑,而达不到完美的境界,也就意味着一无所获。



来源:远方财经,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yuanfangcaijing.com/post/32201.html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远方财经 |联系我们 |

  • 谈股论金 |英强开讲 |股市聊聊吧 |廖英强博客 |张清华博客 |魏宁海博客 |李大霄博客 |股轩讲堂 |操盘必读 |概念题材 |技术指标

    远方财经© 版权所有!